中国式“融资病人”:总是等到大跌才被迫割肉平仓

2016-01-15 09:47 嘉论理财

每逢A股暴跌,市场对融资盘平仓的担忧便油然而生。殊不知,两融风险并非只因暴跌而生。过去两年,在融资融券业务迅速崛起的同时,“中国式融资客”本身也成了极为重要的风险因素。多个两融平仓或爆仓的案例显示,更多融资客跌在了欠缺风险控制的交易习惯,以及赌性和贪婪上。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从多名券商营业部人士处得知,“中国式融资客”不仅存在利用信用卡、无息无抵押贷款参与两融的情况,甚至有融资客先在场外配资加杠杆,再入场内使用两融的情况,激进程度令人担忧。

更值得注意的是,融资客在上涨时极少会获利了结,多是等到股价大跌时才被迫平仓。

与此同时,在追求业务规模扩张的过程中,券商亦存在疏于投资者教育等职责缺失的行为。

不少业内人士认为,把控杠杆工具的风险,不可能依靠行情的走势,制度的完善、交易各方参与者的自律、投资教育的强化等均迫在眉睫。

每逢急跌两融就危如累卵

今年以来的9个交易日内,上证综指累计跌幅已达15%,其间还经历过千股跌停。两融再次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Wind统计显示,从2015年12月31日起,沪深两市融资盘已连续9个交易日净流出,两融余额直降1480亿元。

大盘暴跌引发两融余额迅速回落,在A股已非首次出现。去年六七月时,A股阶段摸顶后急速下挫,引发两融余额从高位暴跌。去年6月18日,两融余额高达2.27万亿元;7月8日,两融余额就降至1.48万亿元。其间,融资盘大面积平仓危机被引爆,拖累股指并引发资金恐慌式出逃,流动性危机一触即发。

自此之后,暴跌就被视为两融业务最大的风险因素。两融是否大面积触及平仓线,在众多投资者眼中已经演变为一种信号。除了给市场造成量化的抛压以外,更严重影响着市场情绪和交易心态。

“主动偿还有时候赶不上暴跌的速度,尤其是整个市场都不好的时候,维持担保比例从警戒线到平仓线之间很快。来不及的时候,券商为了平仓确实会将股票直接挂在跌停板,这也会加速股价的下跌。” 上海徐汇区的一家券商营业部市场总监王海(化名)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更重要的是,对于融资盘平仓的预期,已成为市场恐慌情绪的重要来源,对行情企稳和个股反弹更加不利。“连续暴跌引发平仓、平仓继续拖累股价”已成为恶性循环链,再加之恐慌式出逃对行情的压制,两融平仓所产生的影响已超越这一操作本身。

激进融资客的致命弱点:按兵不动

去年A股暴跌后,每逢股指大幅波动,众多融资客被平仓的惨痛经历就随即曝出。虽然过程各不相同,但促使融资客走上这条路的原因却极为相似。

“我接触过的一个客户,是用多张信用卡套现去做融资融券业务的,还用现金做担保物,以便融到更多钱去买股票。”王海向本报记者透露,去年场外配资尚未全面清理前,还出现过先在场外配资加杠杆再入场内使用两融的客户,激进程度令人担忧。

另有券商营业部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利用信用卡、无息无抵押贷款做融资融券的情况确实存在,“其实就是空手套白狼”。

如果用高风险资金做两融交易还属个别现象,那在融资客平仓的案例中,不及时止损、不主动斩仓等交易习惯已是普遍存在的致命弱点。

“不管你怎么劝,他们死活就是不动。”多位券商营业部人士都向本报记者表示,很多融资客被平仓都是因为“按兵不动”。

“在融资账户触发警戒线后,目前券商常规的做法是进行风险提示通知。有的客户心里很清楚,这时并不能把他怎么样。在维持担保比例从警戒线跌到平仓线的过程中,不会有任何的主动操作行为。前几天有个客户,跌到131%了还是一动不动。”一家大型券商上海某营业部的资深理财经理告诉本报记者,部分融资客户在股价上涨时不会主动获利了结,多是等到股价大跌时才“被逼”割肉。

该人士还介绍,其所在营业部近期触及警戒线的某个两融客户,自2011年起便参与了两融交易,其间取得过不俗的投资收益,尤其是沪指从2000点涨到5000点期间,盈利激增。但去年的暴跌导致该客户盈利大幅缩水,心态也发生了变化。“他就像是赌气似的一直满仓不减。有些人是熬出过极端行情的,有点像赌徒,总觉得还会翻盘。”

行情涨跌,已非两融业务唯一的风险因素,当杠杆工具遇到赌性、贪婪、投机的交易心态时,平仓和爆仓危险并不只发生在暴跌之时。

2014年5月,成飞集成(002190.SZ)宣布拟发行股份购买沈飞集团、成飞集团和洪都科技全部股权。若重组顺利完成,公司主营业务将变更为以歼击机、导弹等军品研制为主。该消息使成飞集成复牌后的价格一路飙升,9月初,该股融资余额还曾突破20亿元。但在12月中旬,成飞集成突然临时停牌并宣布重组失败,随后连续三个交易日跌停。该股复牌时还沉淀有超过13亿元融资余额,部分融资客随即遭遇平仓,损失惨重。

根据本报此前的报道,部分被平仓或爆仓的融资客当时采取了满仓融资买入单只股票的操作,且在股价上涨中继续追高融资买入,在股价急速下跌过程中,已无力追加担保物,最终被迫割肉平仓。

券商的疏忽

除了投资者所要面临的内外部风险因素外,券商对两融业务发展和风险控制的处理,亦存在一定隐忧。

在对上述成飞集成的采访中,就有融资客表示,其是在券商营业部的介绍和推荐下开了两融信用账户。这一说法,也得到营业部人士的确认。上述多位券商人士就表示,在2014年中以后,两融成为多家券商重点发展的业务之一;部分券商还会对营业部下发任务目标,客户数量、业务规模等都有量化绩效考核指标。

统计数据可以重现券商发展两融的激进程度。Wind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6月底时,国泰君安的两融交易余额在行业内居首,为294亿元,中信证券等另外7家券商的两融余额超过200亿元。而到2015年6月底时,广发证券以1389亿元的两融余额居行业首位,银河证券、国信证券等7家券商两融余额过千亿元。

“去年暴跌后,公司对两融业务已经不再设定任务目标了。但(去年)9月和10月,营业部又接到了关于两融业务的绩效指标。”上述营业部人士透露,在疯牛行情中多数券商完成了多渠道的融资;当行情迅速回落、交易尚不活跃之时,大量留存的资金目前对券商而言亦形成一定压力。在业绩考核等压力下,刺激两融业务发展的举措仍时有出现。

两融业务过快增长的同时,缺乏投资者教育、疏于风控等情况频出。2015年初以来,监管层针对券商两融业务开展有多次现场检查,对于违规行为进行全面清查。去年至今,已有多家券商因两融业务中存在违规行为而被查。

值得注意的是,从2015年上半年起,监管层及券商已从交易制度层面进一步规范、完善两融交易,包括强化逆周期调节机制、加强集中度管理、强化投资者教育等。


银行电话查询

电话:

地址:

热门信用卡 更多>>
测试9 测试8